企业管理-工商管理联盟

  工商管理联盟 > 企业管理 > 风云人物 > 浏览文章

乔布斯与史玉柱:死的伟大生的光荣

作者:姜汝祥 来源:价值中国 文章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1年11月05日 【字体:

乔布斯的去世在中国引起的惋惜与反思,远远超过他的家乡美国。有人说这是中国人崇洋媚外,但稍有一点心理学常识的人都知道,这是一种心理投射,一种对中国企业家现状不满的投射。这种对乔布斯的投射让大家发现,我们这个号称“世界经济救世主”的盛世其实缺失了一个主角,那就是企业家的创新精神。

由此大家怀念乔布斯与乔布斯本身其实没有多大关系,这只不过是中国企业界集体地醒了一下,睁眼发现镜子中的自己原来除了钱,拥有的其实并不多。

如果我们跳出对企业家个人英雄式的价值判断,把“乔布斯投射”放到中西方文化背景下,放到中西方企业生长环境的对比下,也许能够借乔布斯之死得到一些更深入的结论。而这就需要找一个企业家来代表“中国特色”,我想,没有比史玉柱更能代表“中国特色”的了。

每当我在研究史玉柱的案例时,深感在个人层面史玉柱的天份并不比乔布斯差,但为什么两个天才在不同的环境中,却演化出完全不同的人生?下面我们就来对比一下两个英雄的不同吧。

乔布斯与史玉柱不同点之一是创新与投机之不同。

乔布斯代表的是“美国式市场经济”的企业家逻辑:创新主义逻辑。而史玉柱代表的是“中国式市场经济”的企业家逻辑:机会主义逻辑。按管理大师熊彼特的观点,土地有地租,劳动力有工资,资本有利息,那企业的利润从何而来?回答是企业家的创新。

什么叫创新?所谓创新就是打破市场既得利益结构,从中找到新的客户需求与机会,获得先入优势(first mover advantage),进而把机会优势转化为组织与制度优势,这就是所谓的战略。

乔布斯从开创PC,到梦工厂、到IPHONE或IPAD,都在做一件事,那就是从创新中获利,并由此构建企业组织性的运营平台。有人说苹果没有乔布斯就会完蛋,但想想吧,一个懂得构筑苹果APP虚拟商店到苹果专卖店的企业家,会不懂在企业内部构筑一个不完全依赖能人的组织与制度体系?

我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学习时,发现美国商学院很重视一门课,创新(Innovation)。在国内动辄四五十万的EMBA班中,不管是北大光华还是长江商学院,都寻不见这门课的踪影,但这些学校在招生中都会暗示自己有多少政府高官在读,都会明确把“企业家人脉”当成吸引企业家入伙的卖点。

其实这就是史玉柱所代表的“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逻辑”:史玉柱从汉卡开始,到脑白金营销中对中国文化弱点的成功利用,到游戏中对“中国式权力与地位”的设计,再到他入股金融等待体制解体的利润,无不体现了“毛式天才型”打法,深入地理解群众(体制)然后更深入地利用群众(体制)!

乔布斯与史玉柱不同点之二是“平民精神”与“精英精神”之不同。

有人说,不对呀,乔布斯走的才是精英路线,你看,东西卖那么贵,什么都要收费,以至于潘石屹都要在微博上站出来调侃苹果--苹果公司应当开发出千元以下手机来纪念乔布斯,被网友攻击为“乔是神话,潘是笑话”。而史玉柱走的才是不折不扣的平民路线,脑白金卖的是老头老太太,网游是给没钱的青少年玩。
我觉得把乔布斯认为是精英路线,把史玉柱认为是平民路线,这是对商业逻辑最大的误解。这其中也正是乔布斯与史玉柱走了不同道路的文化背景,中国与世界强国最大的差别不在经济层面,而在于深层次的商业文化差距。

比如目前大多数中国人会支持政府限购,支持大规模的保障房建设,支持政府主导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,支持政府大规模提高最低工资标准,甚至支持信访部门解决“人民内部矛盾”。这些在发达国家会受到民众普遍反对的政府行为,却能够在中国行得通,只能说是有什么样的群众基础,就有什么样的政府官员与企业家。

理解了这一点之后,再来看乔布斯与史玉柱就简单了。乔布斯认为真正受益于民众的不是表面的低价与对弱点的补贴,而是“市场交易的制度设计”。在IPHONE与IPAD赢利所设计的价值链结构中,最重要的贡献在于对“免费逻辑”的突破,在苹果体系中,一切软件甚至一切知识创造都是要收费的,也就是说,是有“价格”的。

这样做是把一部分低收入的消费者挡在门外,但这样真的是伤害了低收入消费者吗?恰恰相反,苹果的做法,养活了一大批小软件公司,每一个公司都可以上传自己的产品给苹果,经过苹果论证后向使用者收费,据说苹果向第三方开发支付的费用已经达到几十亿美元,这激励了多少人创业?这养活了多少软件公司?而出现更多小软件公司,更多软件公司成长起来,然后就有更多的公司去做大众市场,去免费,才是对那些低收入群体最大的利益吧?

像QQ腾讯那样去免费扼杀小公司的做法,伤害的是中国软件业的生态系统。

这种逻辑,北大张维迎教授讲过很多次,那就是很多表面上打着扶贫旗号的做法,比如QQ的免费,其实是对穷人最大的剥削。

设想一下,如果史玉柱拥有苹果,他会强硬地选择宁可晚进甚至放弃中国,也要从运营商那里分钱吗?史玉柱会如何选择?一定会让中国联通降价,甚至免费,让联通打败移动获得垄断地位,然后再去赚独家那份钱,然后再推出“处长手机”,“总裁手机”,官商勾结的“黄金搭档手机”大赚其钱。

史玉柱做网游的逻辑不就是这样利用中国人的“官文化”吗?史玉柱做脑白金,不就是这样利用父母面子与子女孝心之间微秒的“家文化”吗?

而从消费者的角度看,我们觉得自己付的电话费是完全支持中国联通,还是分一部分去支持苹果这样的公司?我们觉得是享受免费的苹果,然后被“史式营销(其实是毛式哲学)”扶上主人的位置,然后去相互争斗最后发现自己不过是主人的工具,这样的闹剧在中国社会几千年历史上演得还少?

苹果开创的APP平台模式将会深深地影响移动互联网产业,甚至可以说,他开创了一个新行业,但史玉柱的脑白金成功地影响了将近十年,而这个产业是发展起来了还是被摧毁了?史玉柱自己为什么又逃离了这个产业去进入游戏与金融?

我曾经特别崇拜英雄,自己也想当英雄。但在北大攻读博士学位的时候,导师费孝通先生与袁方先生,都要求我们去看一本书《历史中的英雄》,这是美国哲学家悉尼·胡克先生写的。这本书的核心思想是,英雄的最大功劳是在无数个困难的关键时刻拯救了我们,所以,我们就把未来的选择权交给他们,但有一天,当这些英雄干坏事的时候,我们仍然天真的相信,他们是在拯救我们。

从此我对英雄就有了本能的警惕,在这个意义上乔布斯逝去固然惋惜,但从英雄的角度,他走的正是时候,因为他没有机会犯错误了,留给我们的是对企业家创新精神的伟大注释。

有位诗人说得好,有些人死了,他仍然活着,有些人活着,他已经死了。乔布斯死了,他仍然活着,而我们活着的如此多的企业家,希望不要在商业逻辑与历史学家的视眼里看来,你已经死了。

好在存在主义哲学中有句话说得好,只要再思考,再行动,就会立即获得“存在(being)”,就会获得生命。所以,史玉柱这类英雄企业家们还有机会,我们也还有机会去存在,去重生!


人支持

人反对
工商管理联盟www.mbaun.net

网站搜索